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道酬勤

高山无语 深水无波 昂首望山 低头看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引用】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  

2012-03-21 16:54:51|  分类: 他山之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——品读“子恺漫画”及其他

 琼玛按:

  丰子恺(1898.11.9—1975.9.15),浙江崇德人,现代画家、文学家、艺术教育家。一生著作颇丰,涉猎绘画、文学、音乐、书法、艺术理论与译书,著述多达一百五十多部(其译事包括厨川白村《苦闷的象征》、黑田鹏信《艺术概论》、屠格涅夫的《猎人笔记》、紫式部的《源氏物语》等 )。“子恺漫画”自诞生起,即以其强烈的艺术魅力震撼读者心灵。朱自清称它是“带核儿的小诗”,俞平伯则认为:“子恺漫画”如“一片片落英都含蓄着人间的情味”。时隔七十余年,各种版本的丰子恺漫画集仍在不断问世。丰子恺漫画及有关丰子恺漫画的文学,时时见诸国内外报端。而他那交融着情致与哲理的散文、以及风格迥异的“子恺漫画”,在现代文艺史的漫长星河中,寂静而弥久地闪烁着独特的星光。

 丰子恺的漫画,因植根于民族文化土壤,具有典型的民族风格。其手法多系单线白描,题材亦小中见大,用笔极为简约。其注重神气,讲求“气韵生动”,故而他非常推崇王维的“画中有诗”,而这也正是他的美学追求。

 丰子恺是中国抒情漫画的创始者,也是第一个把西方漫画引进中国的人。《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》,是其最早发表的一幅漫画。一九二四年,好友朱自清取其画稿刊发于文艺刊物《我们的七月》上。该画题目取自谢无逸词《千秋岁——咏夏景》,而描写的则是画家自己的感受。郑振铎先生看后赞叹不已:“实在的,子恺不惟复写那句古词的情调而已,直已把他化成一幅更足迷人的仙境图了”。

 丰子恺曾如是说,其漫画创作约略可分为四个时期:即描写古诗句时代、描写儿童相的时代、描写社会相的时代和描写自然相的时代,但它们之间又交互错综,不能判然划界。而这,其实也正涵容了丰子恺漫画创作的主要投注主题。

  读丰子恺漫画,时时会让人浸淫于那份童趣的率真中,重新体悟人之初时的本真状况;而寥寥几笔即已神出的大自然,还有种种当下的社会实相,无一不在昭告人类:人类自身种下的种种因果,随着时日的迭增,是怎样地在一一具现。

  很偶然地还读到了丰子恺给孩子们的一封信。阅之,一种动容而无奈的情愫溢上心头。也录于此,相信能在这里引起共鸣。

 陌上红尘喧嚣复滚滚,人行走于此间,早已是蓬头垢面,心也容易结块变硬了。重读丰子恺的文,再品“子恺漫画”,它的功效竟如一副柔软针剂。在这一刻,我们的心里重又感受到了疼、悸、叹息,还有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.3.20 

 

 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丰子恺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《给我的孩子们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丰子恺 

 我的孩子们!我憧憬于你们的生活,每天不止一次!我想委曲地说出来,使你们自己晓得。可惜到你们懂得我的话的意思的时候,你们将不复是可以使我憧憬的人了。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啊!

 瞻瞻!你尤其可佩服。你是身心全部公开的真人。你甚么事体(什么事情)都想拼命地用全副精力去对付。小小的失意,象花生米翻落地了,自己嚼了舌头了,小猫不肯吃糕了,你都要哭得嘴唇翻白,昏去一两分钟。外婆普陀去烧香买回来给你的泥人,你何等鞠躬尽瘁地抱他,喂他;有一天你自己失手把他打破了,你的号哭的悲哀,比大人们的破产、失恋、丧考妣、全军覆没的悲哀都要真切。两把芭蕉扇做的脚踏车,麻雀牌堆成的火车、汽车,你何等认真地看待,挺直了嗓子叫“汪——,”,“咕咕咕……”,来代替汽油。宝姊姊讲故事给你听,说到“月亮姊姊挂下一只篮来,宝姊姊坐在篮里吊了上去,瞻瞻在下面看”的时候,你何等激昂地同她争,说“瞻瞻要上去,宝姊姊在下面看!”甚至哭到漫姑面前去求审判。我每次剃了头,你真心地疑我变了和尚,好几时不要我抱。最是今年夏天,你坐在我膝上发现了我腋下的长毛,当作黄鼠狼的时候,你何等伤心,你立刻从我身上爬下去,起初眼瞪瞪地对我端相,继而大失所望地号哭,看看,哭哭,如同对被判定了死罪的亲友一样。你要我抱你到车站里去,多多益善地要买香蕉,满满地擒了两手回来,回到门口时你已经熟睡在我的肩上,手里的香蕉不知落在哪里去了。这是何等可佩服的真率、自然与热情!大人间的所谓“沉默”、“含蓄”、“深刻”的美德,比起你来,全是不自然的、病的、伪的!

 你们每天做火车、做汽车、办酒、请菩萨、堆六面画,唱歌、全是自动的,创造创作的生活。大人们的呼号“归自然!”“生活的艺术化!”“劳动的艺术化!”在你们面前真是出丑得很了!依样画几笔画,写几篇文的人称为艺术家、创作家,对你们更要愧死!

 你们的创作力,比大人真是强盛得多哩:瞻瞻!你的身体不及椅子的一半,却常常要搬动它,与它一同翻倒在地上;你又要把一杯茶横转来藏在抽斗里,要皮球停在壁上,要拉住火车的尾巴,要月亮出来,要天停止下雨。在这等小小的事件中,明明表示着你们的弱小的体力与智力不足以应付强盛的创作欲、表现欲的驱使,因而遭逢失败。然而你们是不受大自然的支配,不受人类社会的束缚的创造者,所以你的遭逢失败,例如火车尾巴拉不住,月亮呼不出来的时候,你们决不承认是事实的不可能,总以为是爹爹妈妈不肯帮你们办到,同不许你们弄自鸣钟同例,所以愤愤地哭了,你们的世界何等广大!

 你们一定想:终天无聊地伏在案上弄笔的爸爸,终天闷闷地坐在窗下弄引线的妈妈,是何等无气性的奇怪的动物!你们所视为奇怪动物的我与你们的母亲,有时确实难为了你们,摧残了你们,回想起来,真是不安心得很!

  阿宝!有一晚你拿软软的新鞋子,和自己脚上脱下来的鞋子,给凳子的脚穿了,刬袜立在地上,得意地叫“阿宝两只脚,凳子四只脚”的时候,你母亲喊着“龌龊了袜子!”立刻擒你到藤榻上,动手毁坏你的创作。当你蹲在榻上注视你母亲动手毁坏的时候,你的小心里一定感到“母亲这种人,何等煞风景而野蛮”罢!

 瞻瞻!有一天开明书店送了几册新出版的毛边的《音乐入门》来。我用小刀把书页一张一张地裁开来,你侧着头,站在桌边默默地看。后来我从学校回来,你已经在我的书架上拿了一本连史纸印的中国装的《楚辞》,把它裁破了十几页,得意地对我说:“爸爸!瞻瞻也会裁了!”瞻瞻!这在你原是何等成功的欢喜,何等得意的作品!却被我一个惊骇的“哼!”字喊得你哭了。那时候你也一定抱怨“爸爸何等不明”罢!

 软软!你常常要弄我的长锋羊毫,我看见了总是无情地夺脱你。现在你一定轻视我,想道:“你终于要我画你的画集的封面!”

 最不安心的,是有时我还要拉一个你们所最怕的陆露沙医生来,叫他用他的大手来摸你们的肚子,甚至用刀来在你们臂上割几下,还要叫妈妈和漫姑擒住了你们的手脚,捏住了你们的鼻子,把很苦的水灌到你们的嘴里去。这在你们一定认为是太无人道的野蛮举动罢!

 孩子们!你们果真抱怨我,我倒欢喜;到你们的抱怨变为感激的时候,我的悲哀来了!

 我在世间,永没有逢到象你们这样出肺肝相示的人。世间的人群结合,永没有象你们样的彻底地真实而纯洁。最是我到上海去干了无聊的所谓“事”回来,或者去同不相干的人们做了叫做“上课”的一种把戏回来,你们在门口或车站旁等我的时候,我心中何等惭愧又欢喜!惭愧我为甚么去做这等无聊的事,欢喜我又得暂时放怀一切地加入你们的真生活的团体。

 但是,你们的黄金时代有限,现实终于要暴露的。这是我经验过来的情形也是大人们谁也经验过的情形。我眼看见儿时的伴侣中的英雄、好汉,一个个退缩、顺从、妥协、屈服起来,到象绵羊的地步。我自己也是如此。“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”,你们不久也要走这条路呢?

 我的孩子们!憧憬于你们的生活的我,痴心要为你们永远挽留这黄金时代在这册子里。

 然这真不过象“蜘蛛网落花”,略微保留一点春的痕迹而已。且到你们懂得我这片心情的时候,你们早已不是这样的人,我的画在世间已无可印证了!这是何等可悲哀的事啊!

 

《子恺漫画》: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 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(一) - 琼玛 - 琼玛的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9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