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道酬勤

高山无语 深水无波 昂首望山 低头看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一年,这一天  

2012-07-19 21:19:23|  分类: 个人日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一年,是1989年;这一天,是7月19日。

我离开了四年的学校,去单位报到的路上。

在去报到之前的几天,一位学长来西安出差,回母校了。他得知我将和他成为同事,便讲了些工厂里的一些情况。不听则罢了,听了,我更迷茫痛苦了……

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单位呀?虽说是国营,虽说是军工厂,但地处偏僻的三线,周围是农村,交通很不发达;外在条件很差,工厂的经营更差。每到周末,整个单身楼空荡荡的,只有几个离家远的住在里面……这与当时繁华的西安城,落差是多么大!

这就是我的未来?

心变得很荒凉。在宿舍伤心的情形,被同学们知道了,不时有人过来劝解。可对渺茫前途的担忧,谁也帮不了谁。

7月19日的清晨,几个男同学将我的行李,从南郊驮到了玉祥门的长途汽车站。在车站,大家彼此招手分别。

“让他去送送你吧,以后可能见面的机会很少了”。同学中的一位这样安排着。

我还在犹豫中,他已跟着上了车。一起去送我的,还有另外一个同学。原来这也是他们的安排。

他,一个来自陕北的同学,四年间,彼此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让他去送我,是他们一伙人商量好的结果。我并不知道,也不容我拒绝的。

一路的颠簸,一路的难过——告别了生活四年的同学,“奔赴”的是自己都不知的前途……

他轻轻地劝我不要再哭了。可不争气的泪水,还是止不住地往下流。昔日熟悉的同学,在模糊的泪水中,离车越来越远,他们的挥手,终于消失在偌大的西安城中了。

从西安到报到的单位,有近一百里的路程。乘坐汽车,先到县城,然后找到单位,单位再派车将行李拉回。到县城已是快中午了,他让我跟一个同学先乘车报到,他在原地看着很行李,等候单位的车。

安顿好宿舍,将东西放置好,已是下午的黄昏时候。在新单位的食堂,我们三个人吃了一顿简单不能再简单的晚饭。当天跟单位请好假,先回趟家。他们也要回校,收拾行李,准备去单位报到了。一块乘火车返回。

回家是返向西安的方向。想到以后跟他,也许很少有相见的机会,想到他一路为我而跋涉,付出的辛劳却丝毫不说,看到我的新单位,还安慰说地方很好,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能,等等,所有一切的一切,竟让我再次热泪盈眶了。在家乡的小站,我邀请他们去我家坐坐,因为也要去报到,就在火车上,与他们道别了……在那个青涩的青葱年代,连握手都是羞涩的。谁都没有握手,挥一挥手,就算是告别了。

他的陪伴,让我度过了生命中最荒凉的一段时间;

他的沉默无语,却比任何语言都有力量。

只是,我不曾允诺过他什么,除了对他的拒绝;今后也不曾有太多的见面机会——他是要回到陕北最北边的一个县级单位。从陕北到关中,距离已是很难逾越的界限。

回想,我何德何能,让他如此眷顾、关心?他所为我做的一切,没有目的,只是为了陪我一程,眼见我平安、落地在生活的某处……

最初对他的印象,是来自于陕北,极为偏远的地方;当年大家都在9月中旬按期到校报到了,他们一群来自陕北的学生,因为连阴雨,被阻在路上,等到西安时,我们已经开学十多天了。

他的陕北口音很重,起初大家都听不懂他的话;

他的英语很烂,学了可能不到一年;

他的认真很让人佩服,学习很踏实;

他的执着更让人敬佩,我们的收音机(在那时都算是比较高档的用品了)有故障,他自己买书学习修理;而且从不计较;

他笑起来,很真诚,虽然有点羞涩;

他很随和,与同学相处都很融洽……

他就坐在我后面。有时问个问题,一转身就回头问他,他总是很真诚地回答;当然他不懂的英语,都是我在帮忙的;相互间借一块橡皮、食堂里代买个饭菜;不想画图了,交给他,一定画得好好的;开个玩笑,他也不生气;渐渐成了熟悉的朋友了。

后来,后来,女孩的敏感,让我觉得事情有些变化:身后总有一双眼睛,盯着我不自然;下自习的路上,总有个身影要跟随着,一搭没一搭地说个话;相对的时候,他的眼光并不移离,直到让大家都尴尬……

最后,当他鼓足勇气,表露了自己的心声,对我来说,是意外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了。

婉转地拒绝了,不想伤他的自尊——这是个根本不可能的事件。对他只是同学的情谊,压根就没有往其他地方想。

他的执着,让我不胜烦恼——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,也许我们连同学都不好做了。

那时,席慕蓉的《无怨的青春》正在流行,我一直笃信并践行着——不要伤害,是对自己未来负责,也是给对方的尊重。

他不知从哪里得知我喜欢听《红楼梦》的插曲,那是两年前流行的歌曲,市场上已很难买到。他楞是在外院门口,找人复制了一盒磁带,送给了我;

齐秦《花祭》正流行,他又是买了一盒,再次送给我——可我如何能接受这些呢?《花祭》是不是也代表了他的心情呢?

再拒绝接受他的磁带,看到他略带伤感的眼神,我退却了——且收着吧,留作纪念吧!虽然最后这两盒磁带都不慎丢失了,但那份记忆永远存在。

持续的日子,对大家都是一种煎熬。我不忍心看他那满是希望的眼,躲闪是很痛苦的事情,但必须要拒绝——因为我不想让他在无谓的希望中,痛苦地执着。

毕业设计,他非要跟我一个组——虽然我们这个组的人数已足够多了,他还是跟一个同学商量后换到我们这一组;

毕业前的实习,是在陕南进行的。一路上,他跟前跟后,行动过于明显,让大家都看出来了,有些玩笑也就产生了。唉呀,终于一天,我冲他发了第一次的火,他并不生气,依然笑着……决然地转身离开,留他一地尴尬。

毕业分配的方案大纲出来了,基本上是各回原籍。他再一次将我叫到花园处:“如果你愿意跟我去陕北,我哥会给咱们要到两个人的指标……”

这不可能的,绝对是不可能的。为了还能维持我们之间的同学之情,就让一切停止吧。

他,仿佛一个沉默的朋友,在靠近我的地方,默默地关注着我,靠近不得,远离不得——这也是一个青年正常不过的心理了。虽然理解,但不能接受。我从心里,从来没有对他有任何想法,真的没有。

在那个阴错阳差的时候,他以为遇到了对的人,可我并不是……

工作了,曾有一段时间,保持着通信。秋天的雨季来临,他在信中写到:天凉,请珍重加衣!在那个落寞的三线单位,也曾让我感动不已。

之后,大家的生活都在变化。联系也就停止了。

后来,我在宝鸡安家。班长(另一个陕北同学,他的同桌)到宝鸡出差,来看望我,顺便说了一句“他,问候你!”

楞了一下,“他?还好吧?”他在陕北,离开了原来的单位,在富有煤、天然气资源的陕北,生活得很好,工作能力也很强,总之,生活不错。

那就好,那就好,代问他好!大家笑笑,再没多说什么。

2009年国庆节,班里同学聚会,我因为各种原因,未能成行。后来,听同学说,他在人群找我,并没找到,失落的表情,成了那个同学口中的笑料了。

青春年少,谁没有几场感情上的遭遇战?

每年的这一天,我都会想起,那个炎热的夏天,有一种纯真的友谊,陪伴我踏上了人生另一趟旅程。想起,是为了纪念,也是为了记惦。

徐同学,你的世界,我来过,虽然没有任何承诺,也许我成了你的一段回忆;

徐同学,我的世界,你来过,终究没有伤害过,你也成了我青春记忆的美丽!

原来,没有怨恨的青春,才了无遗憾——感谢席慕蓉指导过我们的年少时光。

我们相隔着距离,并不联系——其实要想联系很方便,随便哪一个同学处都可得知对方的联系方式。

就这么保持着合适的距离,挺好!

谢谢了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8)| 评论(2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