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道酬勤

高山无语 深水无波 昂首望山 低头看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马老师,你,还好吗?  

2012-09-05 16:57:44|  分类: 琐思琐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马超然,是我初三的语文老师,长得有点像《潜伏》中的陆桥山。明亮的眼镜中,总是闪烁着一些儒雅和智慧。

他,是那个时候,不太多见的公办老师。所以,举手投足间,更有些自信,甚至于清高了。他的名字,也是一种表达么?

他讲课,真的很好!不管别人如何不爱听, 我是爱听的。

那枯燥的文言文,读起来都绕口,经他一讲,里面的故事、人物都活了。“专诸之刺王僚也,聂政之刺韩傀也,要离之刺庆忌也,”那些悲壮的,血腥的,古老的事件,在他的娓娓道来中,心也随之悲壮了。

一个班级,有80多个同学,挤得教室满满的。人多口杂,那些不爱听的,调皮的,捣蛋的,对他来说,都不放在眼里。学不学,是他们的事;但教好每一堂课,却是他认真而执着的事了。

我能想到回报老师的,就是优异的成绩了。

1985年,第一个教师节那天,离报到还有几天。我去县城办事,在学校门口遇到了马老师。“你考到哪个学校?”回答后,他说“我有两个侄子也在那所学校,还不错。祝你学业有成!”祝福过、谢过老师了。

之后,也有书信来往。他在信中对我的勉励,如一个慈父一般了。我知道,他有一个比我大一岁的女儿,为了亲自来教育女儿,他把她接到身边,可女儿并不领情,学习、生活均未能如他所愿,加上青春期的叛逆、难管,并没有考上本校的高中部,他最后还是把她送到老家的附近上学去了,也省却了一份麻烦——这个让他认为“不争气”的女儿,也没少让他操心劳神的。在我心目中, 也当他是一位慈父了。

随着学业的繁重,书信也少了些。

奇怪的是,就在我临毕业那年的春天,他竟然到学校找我来了,而且一直找到图书馆。

见我奇怪的表情,他顿了一下,笑了:我出差到西安,来看看你!

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何况是我尊敬的师长?热情欢迎至宿舍里。

与他同行的,是一位年轻的小伙子。“这是我的同事。”他介绍时,也有些迟疑了。当时并没有多留意他的同事,打个招呼而已。

他问及了我的毕业意向。“随便分呗,分哪都行。”(那时候,毕业生是国家包分配的)

“如果你愿意去宝鸡氮肥厂,或者兴平化工厂,我的侄子分别在这两个厂。”想都没多想他话里的意思。

——听天由命呗!分哪儿都成。

留他在学校吃饭,“不了,我们还有事要办”。热情道别。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了。

当时,真是青春年少,什么事都没想那么多的。

后来的哪一天,再想起马老师时,猛然想起这一幕:呀,原来,他领的,也许是他侄子的一员,找我,是为他的侄子保媒拉线的!难怪他对学校的环境那么熟悉,难怪要问及毕业意向,原来,陪同马老师的,竟是是一个毕业没几年的学长么!

不禁莞尔!——马老师呀,你真是一个太可爱、太实在的人呀!为了自己的侄子,难道就相信自己的学生我么?

后来,没有下文,也许是人家没看上我吧,也许是我哪句没由头的话,让他们失望了吧?不得而知了。

我学生时代的“被相亲”,原来是自己的师长组织的,而我却还蒙在鼓里!傻啦八叽了吧?

时过境迁,我没有在所学的化工行业,也没能打听到那两位马姓学的信息,也就没有马老师的消息了。印象中,还是他意气风发地,讲课时的模样了。

想必,他已年近古稀了吧?

马老师,衷心地,祝您健康长寿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