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道酬勤

高山无语 深水无波 昂首望山 低头看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14-04-10 21:22:06|  分类: 琐思琐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那天,同学辉在QQ留言:生日快乐!还记得90年的今天吗?仿佛就是昨天……

90年的今天,发生过什么事,让他还记忆犹新的?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?

回家翻翻当年的日记本,记了那么多年并一一编号的日记本找不到了,只能看到编号为7、8的,以前的都不见?而打开7号日记本,第一页的记录,却恰恰是从当年生日之后的那一天开始的?

这些学生时代的成长记录,都去哪儿了?家里没人动我的这些东西呀!依稀记得去年秋天还翻看过,可是它们去哪儿呢?

日记里,关于他的记录只是寥寥数字“沉默的朋友陪伴”,其它更多的,无非是一个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的人生感叹罢了。

我把那一段记忆丢了?连同日记本都丢了?

 

回想起来,他当时好象是从渭南特地来看我的?刚刚毕业一年、分配到化工企业的同学,肯定都要上夜班的,他是倒了夜班才来的?那一段的山路,是如何走进来的?我用什么招待他的?毕业后的第一个生日,远没有上学时同学在一起的热闹,可到底有多冷清,真不想不起来了。

之所以称他为“沉默的朋友”,他一直在远处默默地关心、关注着,从不打扰,有求必应,对友好的同学均如此。

在毕业后大家各自忙碌的时候,他还会记得我失意地留在一个山沟里;他想以同学的关心,让我能以生日里,再现一时的欢乐?不管如何,从心底里感谢他……

 

几年前,在QQ里,他要我证实一件事,说出来后我们都乐了: 原来那天他在我宿舍的桌子上,无意看到了我的日记本扉页里有个“辉”字,想必这肯定是对心上人的爱称,“当时我还以为主人是我呢?”其实不然,那时我跟伊人刚刚开始,碰巧伊人名字里也有个“辉”字罢了。一笑而过,彼此守住这个不算笑话的秘密。

 

席慕蓉在《有月亮的晚上》写道:“我记得的事情他不记得,他记得的事情我却早都忘了……在如水般流过的年华里,有一个人曾经那样清晰地记得他年轻时某一刹那里的音容笑貌”,这该是多么幸福的事呀?

 

而我把自己丢了么?那些青春年少时节,到底有多少欢乐和悲伤的事发生?之后成家、生子、打工、南来北往的日子于如今的我,能留在记忆中的,也是寥寥无几了?

经过的事越来越多,渐渐学会遗忘,遗忘不愉快的,珍惜友善的,才会轻松些;包容大点,心也不会那么累?可人是不是需要一些美好的回忆,来温暖渐渐老去的年纪呢?

而我忘记的和记忆的,如今都所剩不多呢?心是老了么?于是更加佩服那些能把回忆录写得清晰如昨的人,他们怎么就将尘封往事,记得那么深切,以至于成文字了呢?

丢就丢了吧?哪怕其中有悲有戚,有喜有乐,没有哪一天我是穿越、飞驰而过,踏实就行。丢掉了,有美好的回忆,也有悲伤和痛苦,一一抵消,也算扯平了吧?没必要再一一使劲回想,费劲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想,在我自己的如水流过的年华里,也必然会有一些音容笑貌留在一些不相干的人的心里了吧。日子绝不是白白地过去的,一定有一些记忆是值得珍惜,值得收藏的。只要能留下来,就是留下来了,不管是只有一次或者只有一刹那,也不管是在我知道的人或者不知道的人的心里。世事应该就是这样了吧。——席慕蓉《有月亮的晚上》

有这样的文字熨帖,真好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