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道酬勤

高山无语 深水无波 昂首望山 低头看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临冬之秋  

2014-10-12 14:45:19|  分类: 琐思琐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从小到大,我没有健硕的体魄,没有可以挡寒的脂肪,每逢寒露过后,总会最先感到她的凉意阵阵袭来,无处躲无处藏。
喜秋是却躲于它,只因自己的体质缘故?“春江水暖鸭先知”,是鸭子最先的预报;可秋风略起,我的身体开始收缩了,真是无依无靠地收缩。

这两天的冷空气来袭,更加剧了这种慌恐。这即将来临的冬天如何度呢?细一想,也没那么可怕吧——这一年又一年的,不也熬过来了么?躲是躲不过,一则锻炼增强体质,二来调养改善体质,如何?借助一些养生手段,愿秋不再瑟瑟而过。

其实秋,在我心目中,是一年最美的季节!
这边,清香的桂花已谢别枝头,那边的枇杷,已含苞待放了。依稀记得吃过枇杷没几个月呀,怎么又开始新一轮的果实孕育呀?它的休整期,未免太短了吧?而现在的开花,分明要经历寒冬的严厉考验,才会有来年的硕果累累吧?
而许多树的结果以一年为限,孜孜不倦地奉献,像极了父母之爱?
临冬之秋 - 一池秋水 - 天道酬勤
 
那天,乘公交去图书室借还书。
穿城而过的渭河,因为几天秋雨的缘故,河水涨了不少。桥上为国庆布置的花卉已依然灿烂,也不曾有谁会动手随意采摘。生活在这座宜居的小城市,安逸而舒适。
一路上,灯笼树(学名栾树)结一树繁花,为秋天抹上一道腮红,低调而毫不张扬,默默装点着城市的风景。
临冬之秋 - 一池秋水 - 天道酬勤
 
 
图书馆有人轻声问管理员:张贤亮的书在哪里?听说他刚去世,我想把他的文字再重新读一遍。
——昨天已经有人借走了。
原来一个生命结束了,他的精神、灵魂还在?甚至还会持续喧嚣一阵子?

”盖棺定论“也不完全正确——在盖棺的那一段时间。把眼光拉长到历史的角度再来审视,又会是另一番样子了。比如说文革对他本人的影响,对许多人命运的改变,以及后来各种所谓的意识形态、各种思潮,究竟该如何看待?这种于我们置身事外的人来说,各种事情的出现,包括眼下的社会,谁又能说得清呢?

功利性的成功论,快速成名等等,一直是当下的社会通病,新的价值观又是给谁制定的?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,会中断吗?
不能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,看看余秋雨的《山河之书》,读一家之言,在里面可以找到一些答案么?

今年春上去了银川的镇北堡影视城,那种荒凉,那种沧桑,虽然在影视剧里很应景,可它的主建者曾经历的感受,不进入那样的场景,哪能体会得到呢?其中的文革城,里面的牛棚,各种有时代标记的口号,唉——让人一声叹息罢了!
以他为原形拍摄的电影《牧马人》的场景,见另一篇《游走银川》(http://lgq.1970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32907072201432091432255/)

人生如四季么?有春的萌发,夏的播种,到了秋天会有几分收获?再那么到了暮年般的冬,该如何打发呢?
一味如我在秋风秋雨中瑟瑟么?
到底,我还会那么惧怕严寒么?
可这些季节的轮回,又哪能躲得掉呢?
索性,穿暖些,迎风而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7)| 评论(57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