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天道酬勤

高山无语 深水无波 昂首望山 低头看水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西游记——他乡。深夜。街头。  

2015-08-19 15:56:49|  分类: 在路上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第一天在青海湖及日月山的游玩结束了,人困马乏。
还没返回西宁市区,夜幕已经低垂。小伙子的电话一个接一个,均是他在西宁的同学打来的,其中一个是他的大学室友,报到时见过面的, 他们一起约他夜游。
导游在车上早就提醒大家:这里的夜晚治安并不好。藏民一般身上都带有刀。抢劫是常有的事。酒疯子也很常见……
种种迹象只为说明:在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,夜晚外出活动是有风险及危险的。

小伙子已然蠢蠢欲动。我闺密劝他:让你妈陪你一起去,然后一起回来,也是个伴?
——不用了阿姨,我都这么大了,怕什么呀?再说了,有我同学在约好的地方接应,打个的就回来了啊!
我看看他。沉默就可以表示反对吗?
其实我很清楚,他的心早已飞走了。能耐烦、耐心到这样的程度,已不容易。

电话又来了!!宾馆入住手续还没办好,他从吧台拿了张宾馆的名片,带上钱,行李交给我,一溜烟,撒脚跑了!
等我反应过来,才知道这么清凉的夜,他连外套都没带!
心中惴惴不安,各种纠结。各种担心。各种默念。
一直用龙应台《孩子你慢慢来》中的理念各种自我安慰,自我批评——要相信孩子,必须放手他才能成长……
可真正从一个妈妈的角度,又岂能是一个理念、理性、理智就可以平复得了的?!
既然拦不住,只能放手——哪怕两手空空,握一把虚无的空气,最后再无奈地垂下来。

有同学在西宁的一家药企从事管理工作。他来电询问情况,其人其时正与同事喝酒。
闻知我们次日晚上要返回,直接来到宾馆。
二十多年未见面,当年的毛头小伙,已完全变成中年大叔模样——如果在街上相遇,我相信绝对认不出他来!
热闹地寒暄、照相。聊当年的往事,拿彼此打趣。时间已接近十一点。
有人提议去市区逛逛。
好吧,顺便把我家小伙子接回来?
得到一致互应。带上他的外套,打车进入市区。

夜晚的西宁市,霓虹灯已不是那么繁华、热闹。街上的行人并不多。
在水井坊商业街下车,那里的店铺基本上打烊了,市场有些脏乱。零星的灯光散漫地给黑夜勉强支撑一些明亮。
并没打算在此购物——夜间的市场,哪能分辩清品质呢?
小伙子在他同学的陪伴下,来到相约的市场门口,一摸胳膊的确凉!与年轻人们聊了些专业、实习方面的事,分手了。

闺密提议,既然来了,去西宁另一处转转(到现在我都没记住名字)。叫了出租车,司机并不愿前往。
只能步行了。可不明具体位置,一群人就那么茫然地走在午夜的街头。困意阵阵袭来。凉意也跟着凑起了热闹。
没有立交桥,穿越地下通道时,却在黑夜里一再迷失方向。
实在找不到目的地,放弃算了吧?时间都过了十二点了,明天还要游玩。
再这么盲目地走下去,平日十点多休息的我实在吃不消了。

回到宾馆,相机手机充上电,赶紧睡了。

在相对陌生的地方,我的确缺少一种安全感。如果黑夜做了掩护,那么不踏实只会加重。
天生胆小的缘故?天知道。

同学因为曾经相识,分别后,彼此都拉开一段段或长或短、各自轨迹的位移。
如果再聚首,放下脚步,择一安静处,慢慢聊些陈年往事,看看人,看看景,吹吹风,如何?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9)| 评论(6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